波多野结衣AV东京热无码专区,波多野欲乱上班族在线播放,波多也结衣无码AV在线观看

    1. <dd id="huzfe"></dd>

      當前位置: 首頁 >  科技 > 正文

      云成本,一個萬億美元的悖論

      2021-06-24     來源:百家號:

      硅谷頂尖風投a16z 的投資人 Martin Casado 因提高技術經濟學對話水平而聲名鵲起。。通過分析和采訪AI公司高管,他們發現 AI 公司毛利率較低,這一成本中心也給企業擴展帶來挑戰。

      最近,Martin Casado 再度與同事合作,將科技經濟學分析指向云基礎設施成本。Martin Casado 和 Sarah Wang 詳細分析了50 家上市軟件公司財務報告中的企業云支出。他們的結論是,在大規模運營時,云的成本可能會使公司的基礎設施費用增加一倍?;谠瞥杀緦麧櫬实挠绊?,估計有 1000 億美元的市場價值因此而流失。

      該分析在硅谷引發大量爭論,其中不乏十分尖銳的反駁。有人直指作者 「對云的看法完全錯誤」,云的好處與收入有關,而不是成本。對該問題的正確的打開方式毋寧是 「對云成本進行 ROI 分析。而不是根據價格便宜做出決定?!怪攸c在云優化,而不是成本。

      文章提及的Dropbox 例子還讓科技界重新審視了「回遷(repatriation)」這個棘手的問題,即數據和工作負載從云轉移到本地基礎設施。這真的是一種趨勢嗎?現有調查中,有的指向肯定答案,有的顯示缺乏這方面有力證據。

      盡管公有云賬目中的工作負載可能還沒有大量外流,但入場成本仍然值得研究。Martin Casado 指出,他們的研究進行的基準測試發現,云支出約占商品成本或 COG 的 50%,對于一家大型企業來說,最高可達 80%。Casado 和 Wang 指出,通過在云上花費如此高的 COG 水平,多達 5000 億美元的市場價值會因此流失。

      文章最后,作者提出一個關鍵點。如果他們是對的,并且企業決定對此采取行動,那么主要的云提供商將需要做出關鍵的決定。是降低價格并犧牲利潤率,還是堅定不移地接受工作負載損失?

      作者 | Sarah Wang、 Martin Casado

      編譯 | 吳昕

      毫無疑問,云計算是計算歷史上最重要的平臺轉變之一。云計算不僅已經影響了數千億美元的IT支出,而且還尚處起步階段,并在每年超過1000億美元的公共云支出基礎上快速增長。

      這種轉變基于一個非常強大的價值主張——基礎設施立即可用,也正好符合業務需要的規?!岣吡诉\營和經濟效率。

      云計算還有助于培養創新,因為公司可以釋放資源,專注于新產品和增長。

      全球范圍內企業在云和數據中心上的投入情況。藍色為數據中心的支出(包括軟硬件),橙色為云服務的投入情況?!g者注。

      然而,隨著云行業經驗的成熟——我們可以從公司經濟狀況中窺見更完整的云生命周期——越來越明顯的是,雖然在公司早期階段,云服務清楚兌現了它的承諾,但隨著公司規模擴大和增長放緩,云服務給利潤率帶來的壓力可能開始超過收益。

      這種轉變往往發生在公司生命周期的后期,因此很難逆轉。這也是開發工作多年來專注新功能而忽略優化基礎架構的結果。為了顯著提高效率而進行的重寫或重大重組可能需要數年時間,這通常也被認為是不可能的。

      現在,人們越來越意識到云計算長期成本的影響。隨著云成本開始對總收入成本 (COR) 或銷售成本 (COGS) 產生重大影響,有些公司采取了引人注目的措施,「回遷(repatriation)」大部分工作量(比如Dropbox),也有些公司采取了混合方式(比如CrowdStrike和Zscaler)。據報告,采取這些措施的公司成本節約顯著:2017 年,Dropbox 在其S-1 中詳細說明,由于基礎設施的全面優化,IPO 前兩年累計節約支出高達 7500 萬美元,這主要因為從公有云「回遷」了大部分工作量。

      然而,考慮到此類努力規模之大,以及「云是偉大的」這一占主導地位、有些獨特的行業敘事,大多數公司發現很難證明,將工作量從云上轉移出去是合理的。(的確如此,但我們還需要考慮更廣泛的影響。)因為評估失去的潛在市場資本規模時——我們在這篇文章中所作的——計算方法會發生變化。通常,增長會隨著規模增長而放緩,短期效率越來越成為市場價值的關鍵性決定因素。云計算的超額成本會導致利潤率下降,進而嚴重影響公司市值。

      不過,這篇文章的重點并不是要討論調回工作量;這是一個非常復雜的決定,其造成的影響也因公司而異。毋寧說,我們是想了解云計算究竟抑制了多少市值,這樣當公司規?;瘯r ,我們就能為管理基礎設施的決策框架提供一些幫助。

      先介紹一下文章的脈絡:我們預估,在極端情況下(亦即,將工作量從云端完全調回)能節省多少成本,并使用公開數據估算出其對股價的影響。結果表明(基于相對保守的假設?。?,與自己運營基礎設施相比,目前五十家使用云基礎設施的頂級上市軟件公司的云賬單拖累了公司利潤率,市值損失規模大約在1000億美元左右。分析關注的是軟件公司,但該影響絕不僅限于軟件。將這一分析擴展到那些受益于轉移工作量的更廣泛規模的上市公司,市值損失規??赡艹?000億美元。

      文章分析中涉及到的公司。

      我們的分析強調了無論通過系統設計和實現、重新架構、第三方云效率解決方案,還是將工作量轉移到特殊用途硬件上,優化云計算可以給公司帶來多大價值。鑒于主流觀點都在談論云與本地部署,我們的分析無疑會顯得非常違背直覺。然而,顯而易見的是,當你將云計算對市值的影響和近期節省的支出考慮在內時,任何降低云成本的舉措都會因為公司規模不斷變大而獲得其合理性與正當性。

      從云端「回遷」的單位經濟學:Dropbox 等案例

      為了對云成本進行維度化,并了解優化到底能節省多少錢,讓我們從更極端的大規?!富剡w」案例開始:Dropbox。

      Dropbox在2016年啟動其基礎設施優化計劃時,通過將大部分工作量從公共云轉移到直接由Dropbox租賃和運營的「低成本定制基礎設施」,他們在兩年內節省了近7500萬美元。毛利率從2015年的33%增長到了2017年的67%,他們指出,這「主要是由于我們的基礎設施優化和營收的增加?!?

      2018 年 2 月提交的 Dropbox S-1

      但這只是 Dropbox。如果將這一節約潛力泛化到更多公司,云計算優化公司Optimyze的前谷歌工程師、聯合創始人托馬斯·杜林(Thomas Dullien)估計,每年1億美元的公共云支出可以轉化為大約不到這一總額一半的年擁有總成本(TCO,包括從服務器機架、不動產、冷卻設備到網絡和工程等成本)。

      具體省下多少錢,因公司而異。不過,我們采訪的幾位專家都認同一個「公式」:「回遷」后的成本相當于云端運行等效工作量成本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此外,一家大型消費互聯網公司的工程總監發現,公共云服務價格可能是公司運行自己數據中心成本的 10 到 12 倍。業內也有各種折扣方案可以將這個倍數降至個位數,比如,承諾使用的折扣方案通常會將費用下降30-50%。不過,即使有了這些折扣方案以及激進的研發預算,AWS的運營利潤率仍在30%左右——這意味著「回遷」有望省下更多的錢。而且管理自己硬件所帶來的性能提升可能會給公司帶來更多收益。

      在與所有不同從業者對話中,我們都可以發現這一規律:規?;\營公司所需的云計算成本,至少會讓公司基礎設施成本翻倍。

      云服務的真實成本

      當您考慮云支出的絕對規模占總收入成本 (COR) 百分比時,節省下的 50% 成本就特別有意義。對上市軟件公司(那些公開披露云基礎設施支出的公司)進行基準測試后,我們發現,合同承諾支出平均為 COR 的 50%。通常,實際支出占 COR 的百分比甚至要高于承諾支出:一家價值 10 億美元的私有軟件公司告訴我們,他們的公共云支出占 COR 的 81%,并且「云支出占收入成本的 75% 到 80%,這在軟件公司中很常見」。

      在谷歌和Optimyze任職期間,Dullien觀察到由于擔心開銷過大,公司在提交工作量時通常比較保守,只承諾基線工作量。根據經驗,承諾支出通常比實際支出要低20%……我們采訪的一些公司報告說,他們的實際支出至少超出之前預測的 2 倍。

      如果將這一結論推廣到所有采用公共云的軟件公司,我們粗略估計,50家最大上市軟件公司云計算賬單總計達80億美元(他們的年報也一定程度披露了云支出情況)。雖然一些公司采用混合方法——公共云和本地部署(這意味著,相對于我們的基準,云支出在COR占比可能更低),我們的分析也可以平衡這一點,只要假設承諾支出等于實際支出。根據我們與專家的對話,假設「回遷」使云支出減少 50%,這意味著總計40億美元的成本回收。而對于那些更廣泛采用云基礎設施的上市軟件公司和消費互聯網公司來說,這個數字可能要高得多。

      公司 S-1 和 10K 文件;來自 a16z分析

      40億美元(的成本回收)這個數字本身就令人震驚,但當換算成未解鎖的市值時,數字會更令人大開眼界。由于所有公司在概念上都是以其未來現金流的現值來衡量的,因此,實現這一總額(40億美元的成本回收)所創造的市值增量將遠超40億美元。

      是多少呢?一個粗略的指標是,看看市場如何評估額外毛利:仍在燒錢的高增長軟件公司估值往往基于毛利的倍數,這反映出市場對公司長期增長和利潤率結構的假設。(通常引用的收入倍數也反映了一家公司的長期利潤率,這也是為什么即使在增長率調整的基礎上,毛利率較高的業務,收入倍數也往往會增加)。然而,這兩種資本化倍數都可以作為估計公司未來現金流量的市場貼現的一種啟發式方法。

      在我們分析的50家上市軟件公司中,平均企業總市值相當于2021年毛利的倍數(基于上市時的CapIQ),也就是24-25X。換句話說:每節省1美元(或者說,毛利每增加1美元),市值會增長24-25倍。

      這意味著,僅在這50家公司中,額外40億美元毛利潤就能額外產生1000億美元的市值增量。此外,由于使用毛利潤倍數(相對于自由現金流倍數),它假定了增量的毛利潤也與某些遞增的經營支出相關聯,因此這種方法可能低估了每年節省40億美元對市值的影響。

      對于一家特定公司來說,這種影響可能會更高,這取決于公司的具體估值。為了說明這一現象,我們以服務公司Datadog的基礎設施監控為例。上市時,該公司交易價格接近2021年40倍預估毛利潤,并在S-1中披露了總計2.25億美元的三年承諾支出(AWS),折合每年7500萬美元。假設其中的50%(也就是3750萬美元)可能通過回遷得以收回,那么,僅就承諾支出削減而言,就獲得了15億美元的市值!

      這樣的粗略分析從來都不完美,不過,方向是明確的:大型上市軟件公司的市值受到云計算成本和數千億美元的拖累。如果把范圍擴大到企業軟件和消費互聯網公司,這個數字可能超過5000億美元——假設總體云支出的50%是由規模技術公司消費的,這些公司有望從回遷中獲益。

      對于商業領袖、行業分析師和建設者來說,云服務成本太貴,以至于在做出長期甚至近期的基礎設施決策時,很難忽視其對市值的影響。

      截至 2021 年 5 月的 CapIQ;此處的圖表僅供參考,不應作為做出任何投資決定的依據。

      云的悖論

      我們將何去何從?一方面,開始將工作量從云上回遷是一個重大決定。對于那些事先沒有計劃的人來說,必要的重寫似乎是不切實際的,也是不可能的;任何此類工作都需要一個強大的基礎設施團隊,而這個團隊可能還沒有到位。所有這些都需要在核心業務之外建立專業知識,不僅會分散注意力,也會影響公司增長。即使從規模上看,云也保留了它的許多優點——比如按需容量,以及支持新項目和新地區的大量現有服務。

      但在另一方面,我們也在文章中概述了這種現象,即當云計算成本在某種程度上「占上風」時,數千億美元市值就會被抑制,并陷入一種悖論:如果不開始使用云計算,那你就是瘋了;如果堅持使用云計算,你也是瘋了。

      那么,公司可以做些什么來擺脫這個悖論呢?如前所述,我們不會以任何方式提出「回遷」的理由;相反,我們指出,基礎設施支出應該是一個一流指標。這是什么意思呢?公司需要盡早,經?;蛴袝r進行云外優化。當你要建立一家大規模公司時,基本上就要告別任何教條主義。

      雖然這里有更多關于思維轉變和最佳實踐的內容要講——特別是當(云對公司周期影響的)全貌最近才出現的時候——但是,下面這些注意事項可能有助于公司應對不斷膨脹的云成本。

      將云支出納入 KPI。使基礎設施成為一流指標的一部分,就要確保它是業務的關鍵性能指標。以Spotify的成本洞察(Cost Insights)為例,這是一個跟蹤云支出的工具。通過跟蹤云支出,公司工程師(而不僅僅是財務團隊)能夠掌控云支出。

      本·沙克特(Ben Schaechter)曾在Digital Ocean工作,現在是Vantage公司的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他觀察到,他們不僅看到整個行業公司在業務生命周期早期就將云成本指標與核心性能和可靠性指標放在一起,同時,「被意外的云計算賬單困擾的開發人員變得越來越精明,并期望他們的團隊在云計算支出方面更加嚴格?!?

      激勵正確行為。向工程師提供有關基礎設施的一流kpi數據,只會讓他們意識到問題的存在,卻不會激勵他們改變做事的方式。一位著名的業內 CTO 告訴我們,他的一家公司采用了類似于銷售中使用那些 (SPIFF) 短期激勵措施,任何通過優化或關閉工作量來節省一定數量云支出的工程師都會獲得一點獎金(持續不斷的節省,也給公司帶來高的投資回報率)。

      他補充說,實際上,這種方法——基本上「將痛點直接與能夠解決問題的人聯系起來」——成本更低,因為它在短短6個月內就給整個組織帶來了 10% 的回報。值得注意的是,公司首席財務官是認可這種非傳統模式的關鍵。

      優化,優化,優化(重要的事情說三遍)。在評估任何企業的價值時,最重要因素之一是銷售成本或 COGS——每賺 1 美元的成本支出是多少?客戶數據平臺公司Segment最近分享了他們如何通過增量優化基礎設施決策,將基礎設施成本降低了30% (與此同時,同期流量增加了 25%)。有許多第三方優化工具可以為現有系統提供快速增益,根據我們的經驗,范圍在10-40%之間。

      提前考慮「回遷」。僅僅因為存在「云悖論」——云在早期更便宜、更好,但在公司發展后期成本更高——并不意味著公司必須在沒有計劃的情況下被動接受它。確保你的系統架構師及早意識到回遷可能性,因為當云成本開始趕上甚至超過收入增長時,就太晚了。即使早期進行適度或更模塊化的架構投資——包括能將工作量轉移到最佳位置而不被特定云鎖定——也會減少將來將回遷所需的工作量。Kubernetes的流行和使工作量更便攜的軟件容器化,一定程度上也反應出公司不希望被鎖定在特定云。

      漸進式「回遷」?!富剡w」(如果這確實對您的業務來說是正確的舉措)沒有理由不能以混合方式逐步完成。除了非此即彼的討論之外,我們還需要更多細微差別:例如,「回遷」可能只對資源最密集的工作量的一部分有意義。不一定非此即彼!事實上,在我們采訪過的許多公司中,即使是最積極回遷工作量的公司仍然在云中保留了 10% 到 30% 或更多的(工作量)。

      結論

      行業是如何走到這一步的,很容易理解:云是優化創新、敏捷性和增長的完美平臺。在一個由私人資本推動的行業中,利潤率通常是次要問題。這就是新項目傾向于從云中開始的原因,因為公司優先考慮功能開發速度而不是效率。

      但是現在,我們知道了上云帶來的長期影響尚未得到很好的理解——這很有諷刺意味,超過 60% 的公司首先將節約成本作為遷移到云的原因!對新的初創公司或新項目,云是顯而易見的選擇。而且,為云提供的靈活性支付適度的「靈活性稅」當然是值得的。

      問題在于,許多情況下,對于大公司——包括規?;某鮿摴緛碚f,這筆「靈活性稅」相當于數千億美元的股權價值,而且公司往往「深陷」云計算,難以自拔。有趣的是,提前遷移云的最常被引用的原因之一——大量的前期資本支出 (CapEx)——不再需要。過去幾年,公共云基礎架構的替代方案已經發生顯著變化,可以完全通過運營費用 (OpEx) 而不是資本支出(CapEx)來加以構建、部署和管理。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盡管這里分享的一些數字看起來很大,但我們的假設實際上還是偏于保守。通常,實際支出會高于承諾支出,而且我們還沒有考慮超額的彈性定價。因此,云成本對全行業市值的實際拖累情況可能遠高于預期。

      目前坐擁30%利潤的云供應商最終會通過競爭而降低(前述)問題的嚴重性嗎?不太可能。因為目前大部分云支出都被三家寡頭壟斷,亞馬遜、谷歌和微軟三家公司總市值高達5萬億美元。有點戲劇化諷刺的是,雖然他們也受到了競爭的沖擊,但是仍然擁有較高的利潤率,而較高利潤率部分來自他們運營著自己基礎設施,在提振公司股價的同時,還能對產品和人才進行更大的再投資。

      因此,在數千億美元的情況下,這個悖論可能會以某種方式解決:公共云要么開始放棄利潤,要么開始接受工作量的下降。無論哪種情況,現在基礎設施中最大機會可能介于兩者之間:云硬件,以及運行其上未經優化的代碼。

      參考鏈接:

      原標題:《云成本,一個萬億美元的悖論》

      相關閱讀

      今日熱點

      小編推薦

      波多野结衣AV东京热无码专区,波多野欲乱上班族在线播放,波多也结衣无码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