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刚结婚的女同事好紧,强奷漂亮少妇同事,不戴套干已婚女同事口述

  1. <acronym id="ygcdk"></acronym>
    1. <span id="ygcdk"><output id="ygcdk"></output></span>
    2. <optgroup id="ygcdk"></optgroup>
      當前位置: 首頁 >  科技 > 正文

      上市之后,滴滴的下一張王牌是什么?

      2021-06-21     來源:百家號:

      原創 潘濤、李鑫 豹變 收錄于話題#研究96個

      「核心提示」

      成立9年之后,滴滴終于邁出了上市的關鍵一步。6月11日,滴滴向SEC遞交了IPO招股書。手握5億用戶,日交易量4100萬單,作為全球知名的網約車平臺,滴滴在業務上有哪些亮點?要解決什么問題?以及未來將進化成一家什么樣的公司?

      作者 | 潘濤、李鑫

      編輯 | 劉楊

      “2012年北京的那個冬夜,下著鵝毛大雪,我的外套根本擋不住寒風?!痹谡泄蓵膭撌既诵胖?,滴滴CEO程維如此回憶。

      那一年,剛剛上線的滴滴鮮為人知。為了推廣產品,程維帶著團隊跑遍了北京上百家出租車公司,但由于沒有交通委的紅頭文件,團隊四處碰壁。好不容易談妥了昌平的一家出租車公司,結果對方只有70輛出租車。

      雪上加霜的是,由于當時智能手機普及程度不高,100個司機中可能只有不到20個人有智能手機,導致每天只能裝7、8個手機。

      但滴滴當時的目標是,兩個月內突破1000個司機。

      北京的一場大雪拯救了滴滴。

      “2012年北京的雪特別多,那個大雪的夜里,我們的訂單一夜之間過了1000單?!辈贿^這樣的幸運也讓程維感到后怕,“如果沒有2012年的大雪,我也不敢想?!?

      此后,滴滴開啟了自己的成長之路,不僅在行業的補貼大戰中順利活了下來,還先后并購快的和Uber中國……9年過去,網約出行已成為了人們新的生活方式,當初無人問津的滴滴,也變成了一款國民級APP,站在了IPO的門口。

      6月11日,滴滴正式向SEC遞交了IPO招股書,股票代碼為“DIDI”,高盛、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華興資本擔任承銷商。根據中概股常規同股不同權安排,程維、柳青合計擁有超過48%的投票權,包括程維、柳青在內的滴滴管理層擁有超過50%的投票權,而公司股東軟銀將退出董事會。

      翻開招股書,滴滴給出了怎樣的答卷?

      手握5億用戶,日交易量4100萬單

      擁有了用戶,就擁有了想象力。對于一款互聯網產品來說,最吸引眼球的數據莫過于用戶規模。

      根據招股書,截至今年3月,滴滴已在包括中國在內的15個國家約4000多個城鎮開展業務,提供網約車、出租車、順風車、共享單車、共享電單車、代駕、車服、貨運、金融和自動駕駛等服務。在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12個月里,滴滴全球年活躍用戶為4.93億,全球年活躍司機1500萬。

      中國依然是滴滴的主戰場,自2020年3月31日至2021年3月31日,滴滴在中國擁有3.77億年活躍用戶和1300萬年活躍司機。2021年第一季度,滴滴中國出行的月活用戶數也達到了1.56億。

      龐大的用戶規模為滴滴帶來了可觀的單量以及交易額。

      在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12個月里,滴滴全球平均日交易量達到4100萬單,全平臺總交易額為3410億元。2018年1月1日至2021年3月31日的3年時間內,滴滴平臺為司機帶來了約6000億元的總收入。

      這些單量和收入主要來自滴滴的三大業務,中國出行業務、國際業務以及其他業務。根據招股書數據,2020年,這三大業務為滴滴貢獻的收入分別為1336億元、23億元和58億元。

      2020年4月,滴滴曾為未來3年的發展提出“0188”的戰略目標:沒有安全一切歸0;全球每天服務1億單;國內全出行滲透率超過8%;全球服務用戶MAU(月活躍用戶人數)超8億。為實現單量目標,滴滴不惜重啟了沉睡5年的“快的”,并將出租車業務升級為“快的新出租”。

      即便如此,從目前的數據來看,滴滴離這個目標仍然還有一段距離。

      立足于國內市場的中國出行業務,是滴滴最核心的業務,但這部分業務帶來的收入卻面臨天花板的難題。2018至2020年,滴滴中國出行業務的收入分別為1332億元、1479億元和1336億元。

      疫情的影響也延緩了滴滴的增長。招股書顯示,在2020年下半年,滴滴中國出行業務的交易總額為1216億元,比2020年上半年增長了80.3%,比2019年下半年增長了12.2%。

      相比之下,中國出行業務和國際化業務的平臺收入有較為穩定的增長。從2018年至2020年,這部分的收入從187億元增長到2019年的242億元以及2020年的347億元,年均復合增長率達到36%。

      2020年5月,柳青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滴滴的核心業務已經實現了盈利。從招股書披露的財務數據來看,滴滴的中國出行業務確實有著不錯表現。

      2019年,滴滴中國出行業務實現調整的息稅前利潤38.4億元,2020年為39.6億元,2021年一季度為36.2億元。其中,2020年,滴滴的中國網約車業務息稅攤銷前利潤率為3.1%。

      然而,核心業務盈利的滴滴,整體依然虧損。

      為了拉取新用戶,滴滴一度深陷補貼大戰,殘酷的出行之爭讓滴滴的財務數據并不好看,即便在2016年合并了Uber中國,由于在安全、技術以及新業務等多方面的投入,2018、2019以及2020年,滴滴都沒能改變虧損的狀態,三年分別虧損150億元、97億元和106億元。

      2021年第一季度,滴滴實現利潤55億元——不過,這很大程度是得益于拆分橙心優選所帶來的投資收益。如何擴大單量、走出虧損,是滴滴接下來需要解決的問題。

      打造一張巨大的協同之網

      與創業之初不同,如今的滴滴已生長出一張巨大的業務協同之網。

      盡管滴滴提供了網約車、出租車、順風車、共享單車、車服、貨運、自動駕駛等多種服務,但這些業務都涵蓋在滴滴的“四個核心戰略板塊”:共享出行平臺、車服網絡、電動車、自動駕駛。

      共享出行平臺自不必說,這是滴滴的基本盤,根據中投公司數據,滴滴已成為全球最大網約車平臺。

      車服網絡方面,截至今年一季度,滴滴已經和3000家汽車租賃合作,擁有超過60萬輛租賃汽車,是國內最大的汽車租賃網絡。通過滴滴車服租賃的前10款車型平均租賃成本,比司機直接從租賃公司租賃的成本低約20%。

      這兩部分業務的協同,為滴滴構建了基于共享出行和駕駛員支持網絡的“雙重飛輪”。以“共享出行飛輪”為例,隨著越來越多的司機加入滴滴,乘客等待時間和成本會越來越少;更少的等待時間和更低的出行成本,又會吸引更多的乘客;這反過來又為司機帶來了更多的收入,從而吸引更多司機加入。

      不過,相比出行平臺和車服網絡,滴滴對電動車和自動駕駛似乎寄予了更多期待。在招股書中,滴滴談到,電動汽車是其下一個關鍵愿景,而自動駕駛則是其未來的巔峰(pinnacle)布局。

      2020年,滴滴自動駕駛汽車上路測試/視覺中國

      事實上,滴滴押注這兩塊業務有其戰略思考。

      先來看電動車。按數量計算,截至2020年底,滴滴已經擁有全球最大的電動汽車網絡。

      相比燃油車,電動車運營和維護成本更低。據估計,目前燃油車每公里成本為1.1元,而電動車每公里成本只有0.8元,隨著共享出行的不斷普及,這項優勢將被不斷放大。

      此外,布局電動車,也是在布局未來。目前,中國計劃在2060年實現“碳中和”目標,實現這一目標的關鍵路徑便是電動車替代燃油車。

      據艾瑞咨詢預測,到2025年,我國新能源汽車銷量有望達到530萬輛,而2020年國內新能源汽車銷量只有127萬輛,這意味著未來5年,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還有400萬輛的想象空間。

      這解釋了為什么去年11月滴滴會聯合比亞迪聯合打造定制網約車D1,也解釋了為什么滴滴啟動了造車項目。

      再來看曾經被外界評論為“滴滴未來生命線”的自動駕駛。

      未來無人駕駛汽車的興起,將大幅降低共享出行的運營成本。這種背景下,那些首批推出無人駕駛出租車隊的公司,會快速將還在采用人工駕駛汽車的競爭對手淘汰出局。所以,對于滴滴而言,如果不掌握無人駕駛技術乃至直接造車,會提升商業模式延續的難度。

      事實上,滴滴在自動駕駛布局已久,早在2016年,滴滴就組建了自動駕駛技術研發部門,試圖打造世界領先的L4級別自動駕駛技術。2019年8月,滴滴宣布將自動駕駛部門升級為獨立公司。今年5 月 17 日,滴滴又宣布了與廣汽埃安達成戰略合作,開發一款可投入規?;瘧玫臒o人駕駛新能源車型。

      總之,滴滴正在以出行平臺為基本盤,步步為營,不斷以終局視野進行相關業務的延伸。

      出海的想象力在哪里

      2017年接受《財經》采訪時,程維提出,滴滴是一家戰略驅動型公司而非機會驅動,談及戰略方向,程維將國際化放在了首位。他表示,滴滴要做更高緯度的事情,要去全球市場,與Uber、谷歌這樣的公司競爭。

      如今,在軟銀退出滴滴董事會之后,手握50%投票權的創始人團隊保持了對公司的主導權。這也意味著,作為中國企業的代表,滴滴將與老對手Uber在海外市場展開正面交鋒。

      實際上,海外市場的確是塊亟待開拓的沃土。據CIC數據,2020 年拉丁美洲、歐洲、中東和非洲以及亞太地區(不包括中國和印度)的共享出行市場規模已經達到410億美元,預計到2025年將達到1170億美元,年均復合增長率為23.2%。

      根據艾瑞咨詢數據,如今的滴滴,已經擁有6000萬海外年活躍用戶。而滴滴此次IPO所籌款項的30%,也將被用于拓展國際化。

      滴滴國際化重點布局的區域首先是拉美,這里也是世界上移動互聯網和移動出行增長最迅速的市場。

      目前,滴滴已經是拉美第二大網約車平臺,為巴西、墨西哥、智利、阿根廷等8個地區提供出租車、網約車、外賣配送、智慧交通等服務,并創造了上百萬個工作機會,服務2000多萬客戶。

      不過,拉美市場雖然增速快,但開拓并不容易。在拉美,銀行服務昂貴,第三方支付也不發達,至今仍有30%的人口完全依賴現金。對司機來講,手持現金會有不小的安全顧慮。

      為了解決這些問題,滴滴與當地合作,在巴西和墨西哥推出了借記卡和錢包,降低了安全隱患,也讓司機更方便提現補貼家用。

      2017年,滴滴收購了巴西最大的本地移動出行服務商99(原名99Taxis),這是拉美地區的第一個科技獨角獸。目前,巴西99用戶已經可以通過99 Pay在線支付出行、外賣、水電費和話費訂單。同時,滴滴根據當地情況研發出的安全技術策略,使得當地平臺事故發生率在2019年下降了60%,在2020年下降了29%。

      如果說“讓支付更便利、讓出行更安全”只是滴滴開拓市場的一個切入點,那么和當地政府合作參與智慧交通建設、改善城市基礎設施、培育創新人,則是滴滴真正立足海外的關鍵。

      目前99已經與巴西前兩大城市——圣保羅和里約熱內盧展開關鍵合作。在圣保羅,99通過分析平臺訂單需求數據,幫助當地市政和交通部門優化和完善道路安全管控方案(如部署酒駕監測點),以及減少交通事故的發生。

      在里約熱內盧,99與當地的地鐵公司展開合作,將地鐵路線圖及時刻表整合至路徑規劃中。99司機可以根據乘客的目的地信息,將乘客送到最合適的地鐵站,隨后乘客可以搭乘地鐵前往最終目的地。這不但為用戶提供了網約車與地鐵站間的無縫出行方案,同時提高了城市公共交通的運行效率和利用率。

      而在拉美另一個大國墨西哥,滴滴在全國范圍內運營了700多輛電動和混合動力汽車,成為拉美第一家線上運營新能源車隊的網約車平臺。同時,滴滴與哈利斯科州政府(位于墨西哥中西部)合作,利用AI技術實時分析和優化該州首府瓜達拉哈拉市的交通信號燈,改善當地交通狀況。

      原標題:《上市之后,滴滴的下一張王牌是什么?》

      相關閱讀

      今日熱點

      小編推薦

      弄刚结婚的女同事好紧,强奷漂亮少妇同事,不戴套干已婚女同事口述